您当前所在位置是: 新闻动态 > 媒体新闻
媒体新闻

陕西工人报:有话就说

发布日期:2018-08-29     信息来源: 陕西工人报     作者:孙文胜     浏览数:1031    分享到:


陕西工人报  2018年8月28日  陕煤四版


       老叫头斜倚在炕头咧着嘴,瘀血的小腿肿得像面包。

       前天,他到山上拾柴禾,见老曹在半坡放驴子,就问了句,今儿歇下了?
       老曹抚着驴背说,驴乏了。
       老曹的驴子额隆宽,耳尖长,背平腰短,四蹄稳健,油黑的皮毛溜光水滑。凭着这驴,政府在山头建景点,老曹时不时揽点运料的活儿,日子过得挺滋润。
       别光心里只有驴,兄弟你也该歇歇啦。他爱惜地拍了下驴屁股。孰料,那畜生欺生,“啊嗷”一声,甩起后蹄,就把他踢了个大马趴。
       老叫头的腿被踢伤了,老曹气呼呼地拿根树枝就抽驴,驴一蹦三跳地躲闪着。老叫头窝在青石边抽搐着脸,别,别和哑巴牲口较量啊。
       拴好驴,老曹要扶他下山去看腿。老叫头说,没事,哥小时候练过拳,揉揉就好了。老曹说,那畜生蹄下没把控,还是看看好,两人就到了卫生所。医生大奎板着脸,左捏捏,右捏捏,疼得老叫头“哎呦,哎呦”直叫唤。大奎说,骨头没伤,吃几粒跌打丸、三七片,抹抹红花油就好了。
       傍黑时老曹不放心,提了箱牛奶、两盘鸡蛋又来了。老叫头说,看啥看,没啥大不了的,忙你的吧。老曹的老婆前年得了场大病,屁股后欠了一大堆债。有了这驴和这活儿,日子才渐渐有了起色。他不想耽搁了老曹的工。
       老曹借着月色回家了。老叫头的儿子黑狗说,该看还得让他看,万一要有个啥事哩?
       老叫头扬起手骂道,我拍死你个乌鸦嘴。
       儿子不敢作声了。可是隔了夜,老叫头的腿非但没消痛,还肿胀起来了,脚踩地面上,血管像要爆了一样。捋起裤管,透过薄而透明的皮肤,还能看见紫红的瘀血块。
       老婆嘟囔说,真是死要面子活受罪。老叫头没吭声。
       到了第四天,实在没办法,他就央求老婆去抓药。这次,大奎给开的是草药,包着敷的。这不,两天过去了,还不见好,小腿上的皮肤还有几块给泡烂了。
       老叫头自言自语说,老曹该来看看我了。
       老婆在灶下熬糊糊,接过话茬说,你都挡人家两回了,这会儿抱怨人家不来看。
       我还不能说说了。老叫头到底心里有些不平衡。
       要收麦子了。黑狗扛着新扫把、木掀进了门。他对娘说,要农忙了,爹躺着还动不了身,人家倒是吃香的喝辣的。
       他娘问,怎么着?
       黑狗说,刚才在镇上,我看见老曹割了一大吊子肉。
       听了这话,老叫头有些怨恨了。你老曹不能只顾赚钱咯。
       黑狗娘说,往日种地,人家没少牵驴帮助咱。
       两人的话没说完,黑狗就像旋风儿刮出了门。
       老曹的确买了10斤肉。先天晚上,老曹拉驴回家,老婆说,四五天没见老叫哥出门了。老曹拍拍脑袋说,真该死,这一忙,把老哥给疏忽了。我明天就去看看他。没想到,第二天上午请不了假,事情只好拖到了下午。买好肉,他本想趁鲜送过去,但当地风俗有讲究,后半天不宜看病人,犹豫了下就提肉回了家。
       这天一早,老曹来到了老叫头家。老叫头说,来了就来了,还带那么多的礼。
       没顾上喝口水,老曹先看了老叫头的腿。这一看,着实吃了一大惊。他说,哥呀,你的腿这样了,兄弟我惭愧啊。借了辆架子车,就要拉老叫头去医院。
       出了门还没走几步,老曹老婆披头散发地跑过来了。不好了,谁把咱驴一条后腿给打折了,驴滚沟了,呜呜呜……
       去去,驴重要还是哥重要?吃了半辈子饭,轻重缓急都掂量不来。你回去料理,我去给哥看病了。老曹急头赤脸的,弯腰拉车只顾走。
       快去看看驴。老叫头拧着身子要从车上往下溜,大家慌忙给拦住了。
       诊断完,老曹到门诊去抓药。黑狗娘一把鼻涕一把泪埋怨老叫头,你看你,遮遮掩掩的,明里不说暗里说,蛊惑得那混小子干下了麻缠事,听说警察都来了。
       咳!老叫头拍着脑袋说,咱和曹兄弟两家世代交好,这以后可咋相处呀,我这是被驴踢了啊!

上一篇:江苏工人报:三元观 下一篇:陕西工人报:大美矿山四季花开